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 A+
所属分类:真相大白
今年高校事特别多,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最终自杀事件就是其中之一。人们好奇这么高学历了还自寻短见去跳楼,不值。但细究一下才发现,她的死和那个男导师有关。也就是说,被无辜的多次性骚扰想不开患上了心理疾病而自行结束自己的大好芳华。相关视频、图片也持续流出,下面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认真品一下:
8月17日,一位自称是浙江大学博士生王某蕾的母亲微博发文曝光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农学系教授戴某,在两年前多次性骚扰自己的女儿王某蕾。因王某蕾不堪忍受,最终导致她精神抑郁、心理崩溃,于2018年7月21日19时,选择跳楼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17日,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农学系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王某蕾确实是戴某之前所带的博士生。对于网帖中王某蕾母亲的控诉,该负责人称“缺乏确凿的证据。”其表示,学校曾就此事对戴某做出一定的处分,目前校方保留了教职,“戴某因为这件事失去了很多的机会”。
同日,澎湃新闻就此事致电涉事教师戴某所在办公室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他是戴某本人,对于王某蕾母亲在微博网帖中的控诉,戴某予以否认,称“肯定不是(性骚扰),具体详情可以和学校联系。”
戴某所在的学院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农学系办公室一名值班工作人员称,戴某一直都在农学系担任教职,具体详情建议咨询学院行政相关部门。
自称是浙江大学博士生王某蕾的母亲在前述微博爆料贴中称,2013年,女儿王某蕾从河南农大毕业,以外保研究生的身份入学浙大,2014年转为硕博连读,此后成为戴某的“开门弟子”。网帖中称,2016年至2017年,戴某曾多次以不同形式对王某蕾进行性骚扰。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2017年8月19日夜晚,在王某蕾和戴某外出学习期间,戴某在房间对王某蕾又抱又摸。”
“2017年春节返校后,戴某又性骚扰了她,将王某蕾搂在腿上,摸胸、摸下体。”
“2017年3月至8月,王某蕾在日本学习,戴某在日本对王某蕾仍有动手动脚、拍拍打打的行为。”
网帖中称,因不堪忍受巨大的压力,王某蕾患上抑郁症,2018年7月21日19时,王某蕾离开家半小时后跳楼自杀。2020年7月27日至28日,王某蕾的母亲在网帖中称,她给浙大调查组打了72个电话,无一被接通,对所提问题也不予回复。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网传教授戴某向女博士写书面道歉
 
17日,澎湃新闻就网帖的内容多次私信联系微博博主,截至发稿前,暂未回应。
浙江大学教师个人主页信息显示,戴某于1980年出生,浙江嘉兴人,作物学博士,教授,中国农学会理事,浙江省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浙江大学求是青年学者,现工作于浙江大学农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 2016年12月至今在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担任教授。
网贴曝光后,很快引发热议。面对王某蕾母亲的指控,浙大一位负责人表示“缺乏确凿的证据”,但他又表示:学校曾就此事对戴某做出一定的处分,目前校方保留了教职,戴某因为这件事失去了很多的机会。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这个发言也让很多网友质疑,什么叫缺乏确凿的证据,却又做出了一定的处分?
如果没做,那为什么要做出处分,那岂不是对戴某不公平;如果做了却只“做出”一定的处分,是不是没法和受害者及其家属交代,尤其是这样的事情,还适合呆在教学的岗位吗?
浙江大学女博士抑郁症跳楼自杀原来是难以忍受男导师的骚扰!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王某蕾曾作为论文第一作者与戴某共同署名完成论文,论文在线发表在2018年4月30日《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院刊上。2018年6月21日浙江大学官网公布浙江大学2018年度 “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获选人员名单,其中王某蕾在获选人员名单内。(来源:网络)
附:相关视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